第97章 邓布利多们_霍格沃茨:我哈利也有家
笔趣阁 > 霍格沃茨:我哈利也有家 > 第97章 邓布利多们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7章 邓布利多们

  第97章邓布利多们

  两天后,霍格沃茨。

  校长办公室内。

  “丽塔·斯基特不知为何已经得到了消息,开始在报纸上大肆发出质疑。

  副部长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被人降下诅咒,而整个魔法部对此束手无策。

  这件事如果再不能得到解决,那这将会成为整个魔法部的丑闻。”

  一个略为肥胖,身着灰黑细条纹西服,却戴着鲜红色的领带、黑色长斗篷的男人略有急促断续的讲述着。

  他就这么跨坐在办公桌的对面,膝盖上放着一顶绿色的礼帽。

  而其面部,则是伪装出来的悲戚,似乎是真心站在魔法部乃至于整个魔法界的角度为此事感到担忧。

  “我寻遍了威森加摩的巫师们,可他们却对她身上的诅咒无可奈何。于是,我脑海中第一个冒出来的人,便是你,阿不思。

  如果有谁可以在此时帮到魔法部的忙,帮到我,魔法部部长的忙,我想唯有你能做到。”

  说着,他那被脸上脂肪包裹着的褐色眼珠,跟随着办公桌后面那道身着繁复灰袍,头戴浅蓝色小帽的身影移动。

  “我很好奇,你去找其他人前,为什么不先来找我呢?”邓布利多手指微弓,在福克斯的额头上轻轻的梳着。

  他语速不快,音调不高,似是喃喃自语,亦或者在对着福克斯说话。

  “阿不思,我知道的,伱很忙碌。学校、威森加摩、梅林骑士团,太多事等着你了。”福吉说到。

  “是的,还有魔法教育部的调查。”邓布利多说道,随后他将头抬起,看向了福吉,与其对视刹那。

  福吉迅速移开了他的目光,他无法直视那道蓝色的视线。

  “我不记得你上次独自来找我谈论事情是什么时候了,总之,那似乎是在数年前,在你当选部长之前。”

  “我很忙。”福吉连忙说到,他轻轻咳嗽了一下:“魔法部的工作很多。”

  “是的,你现在成为了部长,掌管着整个英国的大小事务。”

  “是的。”福吉赞同的点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

  “乌姆里奇是英国魔法部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如果她不能回来,那将会是整个英国魔法界,最大的损失!

  只要阿不思你能帮助她解除诅咒,我可以保证…保证…”

  邓布利多看着他,一言不发,等待着他的后话。

  自从福吉上台后,他快速的便与邓布利多拉开了距离,似乎在证明自己能力出众,并不曾借邓布利多上台。

  然而他颁布修改的法令,永远局限在巫师保护,麻瓜物品限制等常规而不涉及根本的范畴。

  亦或是推举各种“娱乐人才”获得梅林骑士团三级勋章,频繁在国际舞台上走动并交由预言家日报报道,以侧面表示在自己的带领下,魔法界欣欣向荣。

  但这些…邓布利多都不在乎。

  他只是想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他从未想过要插足魔法部,而福吉却在疏远他,似乎将其当做大敌。

  乃至于,从前段时间的表现来看,似乎很期待能借助法律,插足霍格沃茨事务。

  想着,邓布利多摇摇头:“康奈利,你为什么不敢做出承诺呢?甚至于…你连一个虚伪宽泛的,对霍格沃茨利好的保证都没有胆量给我吗?”

  说着,邓布利多越过桌子,福吉站起身,目光紧跟着他的身影。

  “所幸,你还没有愚蠢到说,要给我钱。”

  康奈利额头有些冒汗,他刚才…真的想说给钱来着,只需要挪用一些魔法部的钱就好,为了副部长乌姆里奇,为了魔法部的声誉。

  乌姆里奇,是一个极好的人,对他来说,是一个万里难寻的绝佳工具人。

  他不希望失去她。

  “我想,如果你愿意在今年的圣诞节,给我寄一些糖果的话。”邓布利多走到他的侧面,撇了他一眼。

  “我想你应当记得地址该怎么填。”

  霍格沃茨魔法学院,校长办公室…

  “是的,我当然记得…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点点头,他撇了一眼窗外,一只雪白的猫头鹰正朝着这边飞来。

  “好了,我有时间会去看看的。”邓布利多说道,将福吉送入壁炉之中。

  福吉戴上完全不合衬的帽子,点头道:“期待你的到来。”

  福吉离开后,邓布利多稍稍松了口气,走向窗外。墙上,埃弗拉德的画像一脸晦气:“现在的魔法部真是烂到家了,这种人都能当部长?!

  亏我当年还让工匠雕刻‘魔法即强权’安置在魔法部的门口。他们估计全认为这是巫师在展示权威了,从而忘了对自己的鞭策警醒意味!!”

  邓布利多接过海德薇递过来的信,打开仔细看了一圈后,眉头皱起。

  纳吉尼…

  对这个名字,他稍感陌生,然而很快,他便从浩瀚如海的记忆中,将这个名字翻找了出来。

  那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的。

  她竟然还没有死…

  甚至,遇到了沐恩他们。

  想着,邓布利多双手扶在窗檐,看着天边拂过的白云,眼睛茫无目的的转着,最后他的视线,落到了霍格莫德之中。

  片刻后,霍格莫德的街道上,邓布利多漫步着。很快来到一家酒馆门口。

  破破烂烂的木头招牌悬挂在门上锈迹斑斑的支架上,招牌正上方挂着一个被砍下来的野猪头,血迹渗透了包着它的白布。

  待到走近,便可听见风将那战战巍巍的店招吹的嘎吱作响,路过的人也生怕下一秒它就砸了下来。

  如果说破釜酒吧是一个不修边幅的老人,那猪头酒吧就应该是一只腐烂的老侏儒。

  这里只有一间又小又暗、非常肮脏的屋子,还散发着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羊膻味。几扇凸窗上积着厚厚的污垢,光线几乎透不进来,粗糙的木头桌子上点着一些蜡烛头。

  地面上,原本是石头铺的地面上,更是积了几个世纪的污垢。

  邓布利多的出现,让这整个酒吧安静了刹那,似乎他的步入抽空了此处的空气一般。

  他不紧不慢的走到吧台,吧台前,一个长着一大堆长长的灰色头发和胡子,又高又瘦的老头正在用着一张似乎从未洗过的抹布擦拭着杯子。

  “喝点什么?”他头也不抬。

  “纳吉尼,记得这个名字吗?”

  老者的手微不可查的顿了顿,随后转过身去将完全没怎么擦的杯子放在柜子上。

  “有人找到她了,一条大蛇。”邓布利多说道。

  “和我有什么关系。”他嗤了一声,再次问道:“要喝什么?”

  “和你确实没关系,但我想奥睿利乌斯…”

  他的话语到此戛然而止。

  而站在吧台对面的那个老者,阿不福思,他的弟弟,陷入了沉默之中。

  几十年了,自己这个哥哥突然过来,出口便是纳吉尼…他不相信对方会说谎,今天也不是什么愚人节。

  第二天,月光堡。

  敲门声响起,房门缓缓打开。沐恩诧异的看向门外。

  只见两个容貌极其相似的老者站在门外。

  啧…

  “我是睡晕过头去了?!”沐恩喃喃自语,正在和纳吉尼交流的哈利也扭头看去,当即便在想自己是不是花眼了。

  可很快的,他就看出来两人的不同。

  邓布利多的鼻鼻梁有些弯曲,神色要柔和的多。而另一位,显然冷峻了不是一点儿,身上的长袍也很崭新,显然很少穿,而脸上的神色,则掺杂着不耐烦。

  同时,邓布利多的肩上,还站着一只火红色的大鸟。

  显然,他们就这么明晃晃的带着福克斯来到了这里,想来应该用魔法掩盖了它。

  “我记得我是一年前邀请福克斯的吧。”沐恩站起身来:“进来吧。”

  路西法小心翼翼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他不知道这次来的人是不是变态,随后一下便看见了福克斯。

  他的整个身躯一下升腾了起来,火焰上两只大大的眼睛看向对方。

  福克斯也发现了他,投来诧异的目光。

  邓布利多也看见了路西法,眼中有些惊奇,随后想到了沐恩,顿时又觉得,这也很正常…

  “这是阿不福思·邓布利多。他与纳吉尼…较为相熟。”

  几人很快便将重心放到了纳吉尼上。

  阿不福思看着在桌上盘成一圈的大蛇,很快便通过其身上的斑纹,确定了这就是那个女孩无疑。

  他微微抬手,在哈利嘶嘶声的辅佐下,轻轻的抚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他平静的摇摇头:“奥睿利乌斯直到死前,都很遗憾未能和她道歉。没想到再次相见,她已经成为了这般模样。”

  “你们认识?”

  沐恩站在阿不福思的身后,对邓布利多投去了疑惑的目光。他们一开始只是单纯想问问这家伙的来历,看能不能挖出伏地魔的一些老底。

  “纳吉尼,是当年格林德沃那个时代的人,她曾与我们一起对抗格林德沃。

  而奥睿利乌斯,是我的孩子。”阿不福思解释道。

  “阿不思,还有机会吗?可以的话,我想拜托你。”他突然说到。

  邓布利多有些惊诧,几十年来,阿不福思从未拜托过他任何事。

  “这是奥睿利乌斯到死前也未能完成的事。”阿不福思说到。

  “我也不知道,或许这值得尝试。”

  邓布利多无法说出拒绝的话,然而他从未在此道有过深耕。

  “她…多半已经死了。”沐恩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干脆的说到。

  “如我所料不差,她现在可能就剩下一缕残念。”

  阿不福思看着躺在石桌上的大蛇,蓝色的眼眸目光灼灼:“不管怎么说,我都想试试。”

  “好吧,随便你们。”沐恩点点头,他不抱太大希望,转过身去,赫然发现福克斯站在壁炉旁。

  路西法伸出火焰小手,很是猥琐的说道:“进来啊,进来玩。”

  ……

  简直有辱门楣!!

  他重新转身看向了纳吉尼,不打算打扰路西法。

  过了一会儿后,邓布利多便带着福克斯离开,在路西法恋恋不舍的目光下。

  然而,阿不福思却拒绝了和邓布利多一起离开。

  沐恩看得出来,他还有话想说。

  “我知道你。”邓布利多走后,他当即便开口道:“琼斯,居住在尖叫棚屋,对吧。”

  沐恩坐在了沙发上,点点头:“你也在霍格莫德?”

  “我在那里经营一家酒吧。”说着,他快速将话题调转:“我知道你是个很有实力的巫师,我想请你帮忙。

  我很清楚,我的兄长并不精于此道。更遑论这是一个数个世纪都无解的诅咒。”

  沐恩看向他,“我很好奇,为何你有这么大的执念。甚至于…刚才你在说到拜托一词的时候,我看见邓布利多脸部都开始抽搐了。”

  阿不福思身上有一股山羊的味道,想着,沐恩靠在了沙发上,离对方距离稍远了些,又为鼻腔设置了一个小型法术。

  “奥睿利乌斯是我的儿子。”他说道:“一个因为我的错误,创造出来的默然者。

  总之,我对他的愧疚,难以用言语向你述说。我只想要完成他的遗愿,一个他在将死之时,也在念念不忘的事情。”

  “和纳吉尼有关?”

  阿不福思点点头:“纳吉尼与他在格林德沃的时代相识,一个默然者,一个血咒兽人。他们曾报团取暖,相互慰藉,互生爱意。

  可是因为我犯下的错误,导致了奥睿利乌斯被格林德沃欺骗。

  在一次事件中,他倒戈向了格林德沃,抛弃了纳吉尼。

  这件事,是我将他接回家后,他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事情。

  可那时,纳吉尼已经从霍格沃茨消失不见,我走遍魔法界的大小角落。我想让奥睿利乌斯有机会能够亲口对她道歉,对她倾诉。

  可直到奥睿利乌斯死前,我都没能找到她。这么多年过去,我已经放弃,然而没想到到了着垂暮之年,我却再次见到了她。”

  说着,阿不福思的身子逐渐挺直了些许:“我的孩子,那个因为我的错误而成为默然者的孩子。

  他的愿望便是想要救治好纳吉尼,以及亲口向她道歉。

  后者或许已经无法做到。

  但前者,我希望能够在我有生之年达成。”

  说着,他看向沐恩。

  “我曾在霍格莫德亲眼目睹你将某个残破的灵魂在霍格沃茨中以倾天之势将其湮灭。

  我也曾从酒客中听闻你在翻倒巷那摧毁一切的恐怖法术。

  我知道血咒兽人的诅咒有多棘手,但看见纳吉尼在我眼前时,我实在说不出放弃这个词。

  如果可以,还希望你可以在此事上提供一些帮助。对此,要我这百岁老人付出余生这条老命也毫无怨言。”

  沐恩看着在他面前郑重承诺的这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心中不由得感叹。

  阿不福思比他哥哥干脆实在多了!

  克雷登斯·拜尔本,原名:奥睿利乌斯·邓布利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quge64.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ge64.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